您好,欢迎来到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培训中心

所有

表演者言|段奕宏:“自卑,太好了。”

日期:2017-11-28

  段奕宏:

  一个演员,遇见自己,面对自己和探索自己很重要。

  我觉得这个职业,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幸福。

  我认为但凡大的演员,他首先要具备感性的素质,

  但是最后的选择、判断、诠释,一定是理性的,

  因为他塑造的人物,是无法复制的。

  我们有表现派、方法派、自然派,我都想尝试,因为我是演员。

  根脉·离乡追梦

  对于2017年的中国电影,“段奕宏”是个不容忽视的名字。

  看看这成绩单:4部电影作品已经或者即将与观众见面。其中,《记忆大师》口碑获赞,《暴雪将至》刚刚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段奕宏和周迅颇有渊源。两人曾合作过《风声》,都演过曹保平导演的电影,还都凭曹导的电影获过奖。

 

 

  周迅演的是《李米的猜想》,段奕宏演的是《烈日灼心》。两年前段奕宏折桂上海国际电影节后,周迅还专门去捧过场,并赞其“实至名归”。

 

 

  如今,周迅发起《今日影评·表演者言》,段奕宏自然也义不容辞应邀而来。

  对于演员来说,一个人的根脉,往往对他的创作风格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被多位表演者认为是“精灵”的周迅,出生在浙江衢州,又在杭州读书。眼睛里的灵气,全是江南水乡的韵味。

  生在电影院,看电影长大的经历,对周迅日后演戏有一个启蒙的作用。从小的舞蹈训练,又对她身体语言表达能力有不少帮助。

 

 

  而来自新疆伊犁的段奕宏,则浑身散发着粗犷、野性的荷尔蒙气息。从让他一炮而红的《士兵突击》中的袁朗,到《白鹿原》里的黑娃,再到《烈日灼心》里的伊谷春,都无一不是雄性荷尔蒙爆棚。

 

 

  家乡的水土带给段奕宏的是一颗向往自由自在的内心。他说因为伊犁河谷,每年暑假都过得很开心,噼里啪啦往里跳。“我觉得那种力量和那种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野性和自在,是让我到今天,在创作上都具有的一种东西。”

  根脉·勺子精神

  段奕宏当年考中戏,足足考了三年才考上。他说:“新疆有一句话,叫勺子,就是形容我这种人。一根筋,比较轴,不知天高地厚。”

 

 

  “当时周围很多声音,说这个职业不属于我,这个职业会影响我的一生。”但段奕宏不理这些声音,他坐了20多个小时车,从伊犁市到乌鲁木齐,再坐78个小时硬座,四天三夜到北京。

  “这一路上,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我都已经感觉不到。就是我觉得离北京越近,我离我的梦想就越近,其它全部忽略不计。”

 

 

  段奕宏回忆,当时的火车要排长队上厕所,赶上排水系统不好粪便会堆成山。“我没感觉苦,我没感觉特恶心,我顾忌不到。”

  段奕宏考完初试后特别开心,觉得自己被刷也没关系。

  “我在天安门坐了一晚上,等升旗。第二天早晨看着那个雄姿英发的国旗班迎面走来,然后听着国歌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甚至我坐在中央戏剧学院操场上,看着满墙的这种爬墙虎,看着一张张自信和朝气的脸,这些大学生们,我强烈地有一种愿望,我想有一张属于这个学校的课桌。”

 

 

  回来以后,段奕宏想了一晚上该怎么办。然后他把身上的钱全买了礼物,送给自己的家人,想让家人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进京赶考。

  从那一刻开始,段奕宏变得自律了。从一个上房揭瓦,隔三岔五得请家长的那种学生,变得努力学习,他找到了自己的梦想。

  段奕宏:我找到了一个我感兴趣的专业,一个想去到的地方,现在叫梦想。心怀梦想,让我变得自律。

  根脉·自卑之心

  花了三年时间,又上了一个中戏的短训班,段奕宏终于如愿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本科班。但即便成了正式的学生,段奕宏仍然一直非常自卑。

  因为学校有一年的甄别期,成绩如果不好,会被淘汰。这种危机感让他忐忑不安。

 

 

  段奕宏毫不讳言自己的焦灼,因为同学很多是来自表演世家,他曾被同学讥笑,他们拿着《白鹿原》看,而段奕宏竟然不知道《白鹿原》是什么。很多年后,段奕宏却把黑娃演出了自己的特色。

  “他说你大学本科,连这本书都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在我进中戏之前,没有看过一本完整的长篇小说。我想天呐,这个没法发展,我看不到希望,我真的是看不到希望。一觉起来,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我要被甄别了,我要被甄别了!我那个时候真的是痛苦,精神上的痛苦和折磨。”

 

 

  段奕宏为了改掉新疆口音,每天去出晨功。头顶在墙角练“八百标兵奔北坡”,结果顶在那就睡着了。一脚被台词老师踹醒,“你都睡着了还站在那,干啥呢?行尸走肉!”段奕宏说自己怕,是真怕被甄别掉。

  但是这种自卑,在周迅看来是挺好的,因为“它是一个动力”。

 

 

  段奕宏则笑称自己是被逼无奈走上实力派,“我也想做偶像派,我也想一上来光彩照人,但你就是不打眼儿,那怎么办呢?只能适者生存,找到适合自己的路。让自己那颗浮躁的跳动的心,有一个安放之处,其实就是让自己学会面对自己,让自己踏实。”

  根脉·体验生活

  影评人藤井树说,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好演员,只有一种,就是放弃自我,进入角色,成为戏里的那个人。而段奕宏就是这么干的。

  段奕宏说自己特别羡慕周迅这种天生自带灵气的人,而自己只能属于那种“吭哧吭哧吭哧”盖房子的那种,必须有那么一个过程。

  所以他准备角色用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体验生活。

 

 

  在他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的电影《暴雪将至》里,段奕宏演一个九十年代工厂的保卫科编员。

  他觉得这离自己的生活太遥远了:“不自信啊,咱不能想当然啊,就把台词念对了,衣服穿对了,调度走对了,钱数对了,回家。这不行啊,这不是我一直坚持在做这件事情的吸引力。所以得体验生活。体验生活是对我来说是最捷径的,最捷径的。我不认为它是最笨拙的,我觉得是最捷径。”

  对于《烈日灼心》中与邓超对手戏的精彩表现,段奕宏称自己所有的感受和触角,都得益于他在厦门一个派出所16天的真实出警生活。

 

 

  “如果这场戏让我那么去生演,一定不会达到现在这种状况。我没当过警察,我再有天资也演不出来,因为我没有去选择和判断过。”

  根脉·敬畏之心

  段奕宏对表演有一颗“敬畏之心”。他把对演员这个职业的认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一个粗浅的、满足自己虚荣心的,或者是能尝到一些自信感的、一些鲜花掌声的开始。分辨不清什么叫明星,什么叫演员,更分辨不清演员作品的意义有多么深远。

 

 

  第二个阶段是,一个像样的演员,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演员。然后是被人期待的演员,是别人相信的演员。

  “我说老段你要做第二阶段,被人期待的演员。虽然有了这样的负担,可能就会怕失败。但是,挺好的。这样的话,才会慎重地考虑,苛刻地要求自己在创造力上的这种水准。”

 

 

  有网友说,从《恋爱的犀牛》到《士兵突击》,再到《烈日灼心》和《暴雪将至》,其实段奕宏的实力早就到位,并且一直在线,中间却始终是漫长的蛰伏。

 

 

  但段奕宏说,自己一点都不纠结,因为每个阶段都是一种积累。“我还在路上,无论是面对赞誉或者吐槽,我要先清楚,我是一个职业演员,得戳住,得站住。吐槽我也好,赞誉我也好,它是我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麦兆辉导演曾说,段奕宏身上一直有一种不安全感的因素,作为演员,很好。

 

 

  段奕宏身上有一种挣扎感。“生活的挣扎,事业的挣扎,希望的挣扎,我不想过得太安逸。”

  段奕宏:真正意义上的演员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这个行当容易被别人说,你们这个行当就是占有了名与利,哇太棒了。但是我们要说,如果我们对自己这个行当不尊重,你如何去要求别人对你的尊重?对你这个行业的尊重?

 

  文章转自 今日影评Mtalk 八妹

所属类别: 影视快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影视快讯 >> 表演者言|段奕宏:“自卑,太好了。”
博彩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