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培训中心

所有

培你看片│当人人都想起哥哥,我却想起她:李碧华

日期:2018-04-08

  料峭春风,乍暖还寒时候,总是会想起离我们而去的哥哥。突然结束生命的他牵动了粉丝心中那根脆弱的神经,回忆仿佛成为了一种追随自由的精神。

 

 

  悲情的过往夹杂着同情或是恐惧的情绪,定期敲醒自己。

  这也许是我们追忆哥哥的心底最大的冲动吧?

 

 

  对于张国荣的第一印象来自《纵横四海》,四处偷盗为生的阿占自由放纵,充满着青春无穷的力量。

 

 

  他敏感又专情,俏皮又忧伤,还带着一丝执拗的笨拙;一如既往地对红豆妹妹的爱。只是那一点懦弱被阿占转化成了对阿桂的隐瞒和欺骗。

  这种略带负面的男性形象对女性视角其实是具有诱惑力的。表面上“仰之弥高”,会说“最好听的好话来烫贴心灵”;但实际上要么“没一句话说得准”,要么“刚强怠慢、不解温柔”。这是李碧华作品里对男性人物的直接刻画。

 

 

  反衬女性形象的同时,又将鲜明的个人价值判断放入其中,形成了强烈的个人风格。

 

 

  《青蛇》开头段落对于三界描述,像极了春风中追忆的魔幻感觉,也带着些许对感情微醺的迷离和模糊的想象;分不清人,也看不清妖。李碧华的作品中总是这样诡谲。

 

 

  《青蛇》中,社火的烟雾缭绕,佛荫的朦朦胧胧,以及千年妖气的不可知,延伸了鬼怪元素对视觉的直接刺激。

  加上徐克大胆的色彩,黄霑抑扬顿挫的音乐,将李碧华作品中的“鬼怪奇谭”式的故事策略统一起来。

  从大户人家长起来的李碧华见惯了女人,也写遍了女人,但她作品中的女人大都热情似火,炙热决绝,直率可爱。与有着相似经历的张爱玲笔下的人物带着一丝刻薄形成鲜明对比。

 

 

  但细致中的情,都透入了家国离恨的大背景,那么丝丝入扣。

 

 

  这些女人尽管相似,但又截然不同。《霸王别姬》中已经成角,但深陷“戏中”无法自拔的程蝶衣,始终喃喃自语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然而走了一辈子的戏路,却很难回头去正视如戏如痴的现实。

  这种封闭导致了结局的悲惨和情感的一无所获。然而精神上的阉割远比背叛来的让人容易接受。

 

 

  《青蛇》中的两姐妹看似对立,但其实两者合二为一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年少无知的狂和人过五味的圆滑,诉说这现实的无奈。人情冷暖最终在戒律面前变得一文不值,冷静的像是傻子。

 

 

  原始的欲望都变成了一腔嘈杂中的呐喊,比不上蚊子叫。

  《胭脂扣》中的如花虽然传统,但来到“现世”走一遭所形成的强烈对比,远比十二少头顶的白发来的更让人纠结。

  这些理想中的女性角色沉淀在“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层面,诉说中透出了人性的无尽荒凉。于是,架构在鬼怪的强大世界观之上,落点在无穷的内心喟叹中,留白的面积无异于《闪灵》中秩序的场景所形成的恐怖气息。

 

 

  理想主义的想象和现实的交替形成了最直接的心理暗示。指向命运的挣扎还是安于现状的蛰伏,恐怕只能用观众自己的观影经验来自行选择。

  李碧华作品的世界观架构,要么放在“戏中戏”的层面叠加,要么放在三界轮回的虚拟描绘,《三更2之饺子》侧重心理层面的强调,却更显得独特。追求不老容颜的欲望与内心沉重的负累形成强烈对比,恐怖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之后的影片诸如《维多利亚一号》、《小丑回魂》等影片也基于这种文本的心理恐惧,持续扩大。

 

 

  因此,很难界定李碧华作品的现实意义,一方面它们普遍追求内心的满足,另外一方面利用影片形式的极致追求削弱了与现实之间的勾连。它们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对男人失望之极的女人的自说自话。

 

 

  在网络时代去中心化发展趋势的“分格”当中,这种作品所带来的个人领悟,却显得尤其“反传统”。缺乏社会交际和沟通的每个人,似乎都能从这些心灵汤药中找到自己的所属。这也许反倒成了李碧华作品“现实意义”的另外一个价值出口。

  之所以想到李碧华的作品,不仅仅是因为恰逢追忆哥哥的压抑气氛,还有两者之间相雷同的内在气质。

 

 

  传统的古典审美放在当下精致的画面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但加之独特的女性形象刻画、恰如其分的现实剖析、挥之不去的心迹相通,总会有一些收获在其中。

所属类别: 影视快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影视快讯 >> 培你看片│当人人都想起哥哥,我却想起她:李碧华
博彩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