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培训中心

所有

陈凯歌导演的北影公开课(二):《霸王别姬》角色与演员的相遇

日期:2018-11-30

  昨天,我们已经了解了《霸王别姬》的缘起,今天我们接着了解角色的塑造及演员的挑选。

程蝶衣的人物创造

  程蝶衣性格是由三个条件决定的:

  第一,他是妓女的儿子,从小生长在勾栏青楼之中,见惯了风月之中的肮脏,他痛恨反感这样的男女关系。

 

 

  第二,他的童年少年是在戏班中度过的,那时戏班的孩子不许和外界接触,(可以讲云和堂的故事)因此不谙世事,不懂世故,换言之,就是一派天真,这样的人进入社会,不死才怪。

  他有六根指头,这个设计原小说中没有,我提议加进去,有隐喻的含义。第六指,即生殖器官,对程蝶衣而言,不断此指成不了旦角,也无法在心理上进入女性的世界,不断指完成不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转变,这一点是程蝶衣“雌雄同在”的基础,而前面两点:第一,他在青楼中对男女关系的痛恨,让他怀抱霸王和虞姬从一而终的梦想,可这是台上的事,理想化的;第二,戏班中的封闭世界让他不懂得随波逐流。这两点加起来就成了“人戏不分”,在现实生活中他始终无法从他饰演的角色中剥离出来,成为现实的,油腻的程蝶衣,而只能台上是谁,台下还是谁。这就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注定了他与世俗世界的对峙状态,注定了他要饱受磨难,也注定了他将保持一直抗争不肯屈服的本色。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叫污淖陷沟渠”,我觉得这两句曹雪芹形容林黛玉的诗在程蝶衣身上得到了最为充分的体现。在整个故事过程中,他的性格在情节发展中不断发酵,从忍受断指之痛后不断遭受毒打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性别认同,到为了忠于霸王宁愿逃跑之后又回到戏班接受更为残酷的惩罚,再到为了救霸王可以为日本人唱戏然后在法庭上非常天真的说“青木不死,京剧就传到日本国去了”,不懂人事啊,只迷恋于自己的舞台。我在《霸王别姬》拍完以后有一天就琢磨这故事到底说了什么呢,后来就觉得这是一个关于迷恋与背叛的故事,只迷恋于自己舞台的程蝶衣对一切世间的事情无感,不然段小楼也不会对他说“你也不看看这世上的戏都唱到哪一出了”,直到他最后黄钟尽毁,瓦釜齐鸣,烧了戏衣,别了舞台,把霸王留在心里头,舞台和人生的一元论在程蝶衣这个人物身上得到了最终的体现。

 

 

  程蝶衣是一个极端决绝、多情、纯真无畏的人,这样的人物人间哪得几回见呐,这样的人物跃然于银幕之上的时候,便是我们中国电影对人物刻画进步的时候。程蝶衣所有的性格都是从上述的三个条件里面出的,所以程蝶衣的人物形象是独特的,是从俄罗斯三杰所说的“这一个”的创作方法中创作的,以这种诉求为目的的创作是非常艰苦的,要经历无数次的肯定、否定、再肯定的一个过程,没有套路可寻,也无法归入某一类型,今天以“快”为目的的创作者是大都不愿意采取这种方式的,而是以类型化的人物去演绎类型化的故事,这种情况是在常理之中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大工业出不了这么多“这一个”,大工业需要的是标准构件。但是在中国电影发展过程中总会在某个不可知的时间点,跳出一个反类型的人物或者故事让我们感到很欣喜,最近我就看过。

 

 

  所以和两位编剧进行了这样长时间的讨论之后,我们在一九九一年底九二年初才有了剧本的初稿,我刚才提到一支笔画个圈表示对哪一场满意或者不满意,这个稿本至今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李碧华在这个过程中也来北京参与了我们的讨论,有一点关于剧本结尾的处理我想补充一下。在原小说中写程蝶衣最终流落香港,改革开放后段小楼随团去香港演出,两人在浴室相遇,我想李碧华的原意是要写他们袒膊相见吧,但是我觉得不够有力量。性格要素一定会驱使程蝶衣追随虞姬的步伐最终成全自己,因此他的死是他的个性唯一合乎逻辑的结局,我认为这个戏的这个死亡在艺术上是成立的。因此我建议改成十一年后两人重新见面,以程蝶衣的自刎结束全局,李碧华同意了。影片拍成后她再版的小说中也采取了如此的结局处理,程蝶衣这样一个人物才真正完备了。对两位编剧对影片做出的贡献我十分感谢,在剧本讨论的过程中我自己也觉得其中包含了我自己某种开悟的契机,有些东西在我的脑子中和身体内部成长起来,譬如人物、情节、时代、节奏、甚至于连北京的气息和气味都在我的脑子里活了起来,所以这是一个拨云见日的过程,在剧本讨论结束的时候其实我已经知道这个电影应该怎么拍了,可是我还没有程蝶衣呢。

我就是程蝶衣

  其实我过去回忆过我第一次见到张国荣的情景,我是在剧本初稿还没有完成,只能以口头形式向他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去的香港,徐枫女士为我安排的见面地点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也就是他十多年后纵身而下的这家酒店。

 

 

  张国荣非常的安静斯文,我讲的很急,生怕我们会有语言障碍,因为我讲的是普通话,而他是一位说粤语的演员,我怕我讲的打动不了他。我在其他场合讲过他抽烟,手指微微颤抖,在讲的过程中我有了一种排斥的心理,我暗问:我怎么知道他是扮演程蝶衣的合适人选?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个好演员,我的故事可是发生在国内的,而他是个香港人,他能理解这样的角色吗?而我在这里疯狂地讲着一个可能遭到他拒绝的故事,他一直没说话,一直静静地听着,有时候看看我,有时候不看,我就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当我全部讲完之后,我突然认定他就是程蝶衣,因为我觉得他就像一个坐在船头的,这个故事之船的船上的人,在船动起来以后的湖光山色,时时在变化,这些光影、水波都在他的脸上有所反应,我不愿意说他是在演,他是紧追着程蝶衣,用一种非常含蓄的方法接近他,表达他,爱他。然后他站起来和我握手说“谢谢你为我讲的故事,我就是程蝶衣”。

 

 

  这是一个令人汗毛直立的瞬间,是我确定演员的漫长拍摄生涯中唯一一次,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一个演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用心地去体会一个人物的演员,他甚至还不知道这个角色最终是不是他,我挺感动,我的尴尬没了。其后的事情大家都耳熟能详,当时还有一个演员也想演这个角色,我们的制片有所动摇,但是又被很多事情所困扰,譬如说宠物何时能进关之类的事情。在有一次又发生了美国律师为宠物进关问题给我打电话的事的时候,我就有点不高兴了,可以说是发了脾气,其实我是真的希望这个谈判是谈不成的,我一直认为只有张国荣才能扮演这个角色。

  后来我就二次去了香港,跟张国荣再见面劝说他不要因为中间出现了波折而放弃这个角色,他一口就答应了,说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我应该去北京学习,我说立即、马上,他就在几天之后就来了北京。选定张国荣的过程就是这样,可以说出现了波折,但最后非常圆满。

 

 

  我们的戏是从童年开始拍的,整个拍摄大概延续了六个月的时间,他来的时候距离他的戏开拍还有六个月时间,所以他大部分时间是用来学戏的,非常感谢现在已经不在了的史燕生老师和张老师夫妻俩,当时他们负责国荣的京剧训练。这事儿有点前缘命定的意味,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来看拍这些小孩子们的戏,尤其是在少年程蝶衣逃出戏班又返回来,听关师傅讲霸王别姬的故事然后打了自己十九个耳光这场戏,张国荣来了,这是一个很戏剧性的场景,他穿着一个军大衣,双臂抱着,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因为我知道那场戏要狠打就只能打一次,所以拍这个镜头的时候酝酿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个小演员叫尹治,其实打了自己十九个耳光之后牙床都已经出血了,可张国荣脸上纹丝不动,我一喊停他掉头就走,一秒钟都没停。我本以为他会去安慰一下这个小演员,可是他没有。过了几天我在游园的抄手走廊里面看到他把尹治叫过去说:“我和你拍张照片吧”,他就搂着尹治坐在坐凳上拍了一张照片。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他是拿尹治当他的前世看的。他就是要看到他自己在少年的时候遭了什么样的罪,我觉得这个人是一个有心人,这个场景真是让我挺难忘的。

 

张国荣和尹治

 

  看了这个以后他大概就知道自己该怎么演了,记得第一天拍摄,他和丰毅在影楼里拍照片,他还替丰毅抚平衣服,接着就是走到外面之后遇到学生抗日游行,学生们激情四溢的责骂了他们,而他却躲在了丰毅身后,我当时就感到说真不像是第一天拍。这是他的第一场戏,而他已经入戏很深。接着让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就是他在拍戏过程中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不说话。有一次拍他在恭王府里头穿着一身洗旧了的中山服,带着一副塑料边的眼镜,提着一个人造革的皮包,穿着一双凉鞋,他这时候提出说要换一双白袜子。穿上开机以后他要走过一个地上全是煤渣的走廊,他停住,提起他的脚抖了抖。这个镜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泪目了,像他扮演的程蝶衣这样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不死才怪。人有洁癖世同嫌,全世界的人都讨厌他,但他就用这样一个动作把这个人物表现出来了,当时我就想这么一个破旧的小院,铺满煤渣的走廊,怎么也掩不住这么一个演员的绝代风华,这个景是没得看的,但是我们的注意力都在这个人物身上。

 

 

关于张丰毅

  我还想说说张丰毅,张丰毅是一个出名的硬汉呐,他本身性格就是这样的。他说别的戏我都行,就是哭费劲,然后到了菊仙流产要抓张国荣这场戏的时候,警察都到了门口了,我说你这时候不掉泪什么时候掉泪呢,他说你给我说点儿能让我掉泪的话行吗?我说行,于是把旁边的人都支开,只剩下我们俩,当时他所站的位置就离要拍的机位一步之遥,我就说了一点儿关于我们父母的事儿,他听我说完掉头就站那儿,热泪盈眶。

 

 

  还有一场打通堂的那戏,饰演关师傅的吕齐老师下手挺重的,我想着丰毅这么大腕儿,要真打恐怕不合适,还想着怎么做护具呢,丰毅就过来了,张丰毅说:“不仅要打,而且要真打,不仅要真打,还得露肉”。他自己往板凳上一趴,裤子一褪,连徐枫女士在旁边都看得不忍。戏拍完十年之后,有一次丰毅见到我,就和我说《霸王别姬》里面他和程蝶衣说改天去逛逛窑子的时候,有一个搓手的动作是我告诉他的,他说有人告诉他这个动作不好,他自己也觉得有点过了。我当时并不在意说这个动作是好还是不好,而是十年过去了,他还在琢磨着这件事儿,他还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这种人也是戏痴了。所以可以说《霸王别姬》是张丰毅老师的代表作。

 

所属类别: 影视快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北京电影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影视快讯 >> 陈凯歌导演的北影公开课(二):《霸王别姬》角色与演员的相遇
博彩正网